如何看待即刻App的盈利模式?

%title插图%num

如何看待即刻App的盈利模式?

面对抖音等短视频对微信的分流,腾讯一直没找到有效解决方案。

腾讯后知后觉,才把微视重新拉回赛道上,虽然已经大方撒币做市场推广,却收效甚微。当抖音日本版「tiktok」高调赞助日本当红女演员新垣结衣的秋季新剧时,微视在国内都还没站稳脚跟。

如何留住年轻用户,成为腾讯这个社交扛把子的难题。

综合各方信息,可以看出,目前腾讯的战略计划分两步,一是继续推进短视频应用的开发和推广,与抖音等短视频正面交手;二是另辟蹊径扶持新型社交应用,试图改变用户习惯,争夺用户停留时间,巩固社交霸主地位。

我们把第二条路径叫做腾讯的宝贝计划,接下来提到的「即刻」APP就是这个计划中冲在第一线的骑士。有了这样的排兵布阵,腾讯与今日头条的社交时间争夺战里,成败尚未可知。

01. 分分合合

即刻还不算一个大众APP,注册用户中年轻人占绝大多数,它也自我标榜为「年轻人的兴趣社区」。即刻的logo以明黄色打底,取「即」字的首字母「J」作为标志,配以白色和荧光蓝的阴影,给人的整体感觉是活力和时尚。

即刻本身是一款基于兴趣的极简信息推送APP,所以用户在即刻可以收集文字、音频、视频等多种形式的信息。多次改版后,即刻兼具了内容载体和社交工具属性。这款应用曾经得到老罗的安利,还荣获「豌豆荚设计奖」、「小米应用商店年度应用奖」等大奖,深得年轻用户喜爱。

最近即刻的风头正旺,与腾讯视频联手打造超级网综「即刻电音」,已播出的四期节目累计播放量是5.5亿次,排在腾讯视频的「综艺」栏的推广首位。

现在看来,即刻和腾讯正处在蜜月期,然而,双方曾经发生过一些不愉快,最终碍于情面,两家公司以「讲和」收场。

今年年初,1月31日中午,腾讯悄悄内测了一款基于兴趣的信息订阅和推送APP「立知」,很快被用户和媒体质疑,涉嫌抄袭即刻APP。

更令人诟病的地方在于,有即刻APP内部员工透露,腾讯应用宝团队曾在2017年邀请即刻进驻,表示要为即刻提供部分接口,没想到另一边却加班加点复制出了即刻同款,与之竞争。

在各方舆论的「讨伐」下,腾讯立知APP在2月1日晚间火速下线。即刻创始人兼CEO叶锡东在朋友圈发表「洗白言论」,表示“腾讯是我们的股东”,当中存在误会。认完爸爸之后,双方各自调整了姿态和语气,最终平息了这场纷争。

紧接着,叶锡东在2月8日宣布完成C轮融资。在此之前,即刻在2016年6月已经获得腾讯等机构参与的B轮融资。外界猜测B轮融资也有腾讯的身影,但腾讯只回应了一句「不予置评」。

02. 粉推模式打造「即刻电音」

昔日的冤家面对同样的敌人时,自然就成了朋友。

腾讯微信虽然坐拥10亿用户,但还是感受到了短视频应用对自己的冲击。短视频应用对年轻用户的时间争夺尤其明显。

根据华为应用市场数据来看,无论是下载量还是应用评论数,快手和抖音都是短视频应用里当仁不让的两大巨头。腾讯由于战略决策失误,错失了短视频崛起的黄金时期,虽然后期花重金扶持微视与之对抗,还与今日头条半公开宣战,禁止微信为抖音导流,但是截至目前,微视都无法迎头追上。腾讯苦苦寻找突破口。

用户争夺战的一种常见形式,是在同类型应用中展开,类似快手和抖音之间的针锋相对。腾讯一直没有放弃这个战场,比如在11月1日推出原创短视频App「yoo视频」。

另一种策略是找到差异性竞品击败对手,这需要投资方锁定下一个风口或其他模式。腾讯的计划是多条腿走路,既没有放弃和短视频巨头正面开杠,也在另辟蹊径,寻找翻盘的杀手锏。

而「即刻」就是腾讯宝贝计划里的深水炸弹。

从12月1日开始,腾讯视频重金打造的《即刻电音》综艺节目上线。这档节目同样采取粉推模式,要求粉丝到「即刻」APP为选手点赞,由点赞数形成的榜单决定选手后期比赛的优势。根据以往成绩来看,带火即刻APP是早晚的事。

这个形式与《创造101》筛选成团的方法一模一样。当时节目组共开辟了四个点赞通道,分别是腾讯视频会员、微视APP、OPPO手机APP和新浪微博明星势力榜,最后综合统计点赞数。

这个夏天最火的网综证明,粉丝的经济效应可以在短期内如大爆炸般迅速扩散。极光大数据的统计结果显示,有43.8%的《创造101》观众购买了腾讯视频会员。

《即刻电音》能否带火电音这个小众市场,我们不得而知。但是,这个节目已经大大增加了即刻的曝光度。

同时,《即刻电音》的剪辑风格和主题也带出了即刻的定位——「找到自己人」。哪怕你只听电音,在即刻也能找到属于你的圈子你的同类。

这轮结盟的杀伤力如何,还有待时间检验,不过,腾讯的思路值得关注,有时候逆风翻盘就在一瞬间。

03. 即刻能否K.O抖音?

抖音类短视频背后的推送逻辑是「算法至上」,看上去是依据你的历史痕迹来猜测你的喜好,但实际上没有考虑到人性格中的复杂因素。

我除了喜欢撸猫视频,可能还喜欢美食视频,下一秒我还想看些没看过的主题。但是,如果我连续给撸猫的视频点赞,明天抖音一定会推荐这类视频。算法不会考虑到审美疲劳这个bug,再加上抖音里的内容生产抄袭成风,连着刷一样的视频,很容易让人厌烦。

而即刻这类基于个人兴趣推送的APP,是靠用户自行定义信息优先劣后顺序,与所谓的「智能推荐」有本质区别。

另外,即刻还有一个杀手锏,就是把兴趣细分成很小的模块,用户可以自定义某类推送的触发点,也可以管理自己的「圈子」,设置推送与否,那么,用户在即刻上获取的信息来自于这些精准的分类。

相比之下,即刻的推送逻辑掌握了用户手中,并未完全屈从于大数据算法,也存在更大的机动性,符合人性格中多变、复杂的特点。这也许是未来挑战抖音的秘密武器。

即刻的灵感来自一个已经糊了的谷歌项目——「Google+」。当年即刻创始人叶锡东从美国密歇根大学毕业后,加入Google公司,离职前就职于「Google+」团队。

「Google+」是一款SNS社交应用,用户可以在上面和不同兴趣的好友分享好玩有意思的东西,也被谷歌公司视为对抗Facebook,突破社交业务壁垒的武器。然而,就在今年10月,谷歌宣布放弃Google+,于明年关闭服务。

或许叶锡东早就预见到Google+的前景,又看好这个模式,于是他选择在2015年回国,复刻出“即刻”。

即刻最初延续了Google+的产品理念,定位是一款基于兴趣的信息推送提醒工具。早期的即刻用户通过细化推送触发条件,比如「豆瓣评分超过8.0的新电影」,会第一时间接收到推送通知。

其实,即刻最被诟病的地方在于它不支持UGC,即本身不生产内容。即刻APP抓取的信息都来自其他平台,这非常容易导致侵权,也意味着应用的门槛非常低,缺乏较高的防御城墙。

不过,即刻模式很早就进入真格基金董事总经理顾旻曼的视野,并成功吸引了她的注意。「即刻能够在碎片化的时代,让人降低信息获取成本,更将准地找到自己想要的信息。」顾旻曼作出很高的评价,并且主导了即刻的天使轮投资。

即刻在2017年经历了一次重要改版,加强了社交属性,满足了用户精准接收信息的同时还可以表达、交流的诉求。

也有用户对这次转型表示失望,他们认为,即刻原本是用来逃避社交又能满足信息获取的APP,如今成了四不像——集知乎、微博等特点于一体的大杂烩。

目前,即刻坚持定位于社交属性——「找到自己人」。这个逻辑也是为了拥抱普罗大众,好让自己接接地气,开拓更多用户和提高社区活跃度。

未来,即刻的用户爆发周期取决于内容和社交的融合程度。即刻直接K.O抖音或许是一句吹牛皮的话,但是一定会成为抖音不容小觑的竞争者。

关注「e界说」,带你解构互联网世界。